删癌晚期,欢迎光临。

峨眉之巅。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一周目对这一段并没有太深的共鸣,再刷的时候简直对双花带了欲罢不能的感情。

他们的默契理应在荣耀里一直延续,无论是昔日赛场活跃的搭档,还是如今兵刃相向的对手。

未来很远,路还很长。

搓一个冰弹。

【全职/全员】假如联盟众跑去玩剑网三

即兴脑洞,段子合集。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剑三a了太久,设定都忘得七零八落。
也许会有补充。

>>>

“大家集火那个天策,对,就没入阵营,id君莫笑那个!什么,干嘛追他?他抢了我们的鹅!!”

黄少天的账号“夜雨声烦”高挂悬赏榜首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然而丰厚的悬赏金总是吸引了无数玩家前仆后继给他的藏剑送人头。
“魏老大说过不拿下一万个人头的藏剑不是好藏剑,哎队长你也来试试野外拿人头超好玩的你看你看怎么又有人来送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虽然手速跟不上,但意识却是一流,这让他玩起花间来相当得心应手,通常一个条读完,对面非死即重伤。
“少天,你安心风车。”

王杰希的纯阳据说让人十分安心。而且他神乎...

在训练营的时候,少部分像黄少天那样天赋异禀的孩子还能有忙里偷闲的轻松,日复一日地练习,偶尔运气好也能得到和前辈切磋指点的机会,大部分人的时间安排永远是紧凑又紧张。是否能够分散精力养成记笔记的习惯,完全是取决于个人。
就像喻文州,他的笔记本从来用于记战术分析,而黄少天的笔记本,更多时候则是用来记了魏琛的垃圾话。
喻文州的字不是很好看,但一笔一划,写得认真又整齐。他偶尔还会在笔记本上画点东西,就像写字那样,寥寥几笔也能勾勒得十分认真。
黄少天的字就像他打游戏,奔放,他也爱在笔记本上涂涂抹抹,不过相对喻文州而言,那些画就更像是三岁小孩的简笔画一样幼稚了。
“少天,别在我的本子上乱画。”喻文州已经有些年头没有...

孙哲平找张佳乐看电影,发了条短信。
“七点半看电影,我骑单车来接你。”
张佳乐收到短信总有种莫名的心塞,想了想回复一条:
“大孙,约会也得讲究一点情调,你能不能加个宝贝之类的试试?”
这么说总感觉有些矫情,但张佳乐还是手快点了发送,不多会他又收到一条短信:
“那成,六点半我骑我的宝贝单车来接你。”

记梗

毒蜂意欲实行一项机密计划让藤田芳政悄无声息地死在他的梦中。他召集行动组员,明台是筑梦师,于曼丽担任伪装者,而郭骑云是前哨者。这个消息被同为盗梦者的毒蛇得知,他不同意让明台如此涉险,用谈判加赌博的方式取得了小队的指挥权。

任务的前期训练中明台难以掌握构筑梦境的技巧,直到后期明楼第一次使用自己的梦境向他展示梦境细节的重要性时,明台遭到魅影袭击,而这个魅影不是别人,正是他现实中一直昏迷不醒的二哥明诚。明台由此得知在曾经在梦中杀死南田的任务中,因为明楼没有考虑到杀死任务目标他的梦境也会随之坍塌的因素,导致明诚选择一个人牺牲,最终困在了南田破碎的梦境里。而因为心中有愧,“明诚”成为了明楼梦境里的魅影,新一...

【全职/双花】水杯记

张佳乐注意到孙哲平很久了。

准确而言,是注意到孙哲平的水杯很久了。

试图用“嗨,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诸如此类的话语搭讪似乎已经因为太过狗血退出了历史舞台。现在的年轻人,大胆的直接讨个联系方式,不够大胆的,创造机会再讨个联系方式。

张佳乐本来属于前者,不知怎么,见到孙哲平后,他变成了后者。

不都是男人吗。他想。和同学要个联系方式而已,多简单多自然啊。

事实证明,那真的很不简单。

孙哲平很多时候都在睡觉,清醒的时候在做题。张佳乐只知道他是个转学生,别的一无所知。

喔,还有,孙哲平是校篮球队的主力。

在拒绝了诸多女生送来的各色饮品后,孙哲平决定自己买一个水杯,别的不喝,他就爱喝凉白...

【龙族/楚路】一诺千金

好久之前码的,cp大概算楚子航×路明非。
《龙族》基本已脱坑。Orz
就随便放一放。

>>>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还是参加了恺撒的婚礼。
新娘是众望所归的诺诺,即使这个众字不包括路明非本人还有陪着他一同参加婚礼的芬格尔和楚子航。

芬格尔已经毕业半年了,但一直和无业游民没什么区别,也就他放的下面子和着路明非混到了邀请单上明明没有“芬格尔”三个字的婚礼上大快朵颐。

“绝对是出了纰漏。”芬格尔拍了拍有些发皱的西服角,“我那么帅怎么能不被邀请呢?”

“呃,没准。”路明非一改往日罗里吧嗦的老妈子脾气,半晌憋出两个字还磕磕绊绊。他神情坚毅一脸的视死如归,背脊挺得老直完全可以和...

1 / 2

© 二糖燕麦 | Powered by LOFTER